导航菜单
首页 > 财经新闻 » 正文

我看腻了他们炮制网红的样子

  这些天,最具有赛博式魔幻气息的讨论,就集中在这对因跳舞爆红的温州农民夫妻身上。丈夫在经历车祸后换上心理疾病,妻子通过带着他跳鬼步舞调节情绪。夫妻二人的舞步不仅疯狂踩点,还略带魔性。这对夫妻收获众多关注成名之后,关于真实性、有无团队经营的争议应声而起。有人对此翻着白眼,说现在能火的肯定有团队运营:有人信誓旦旦地拿自身经历做推断,说他们穿的太老套,是装出来的农民。有人试图分析多个 的细枝末节,然后得出了爆红后才有团队运营的结论。还有人觉得这事没那么玄乎,不过是俩夫妻意外火了,看他们的 也就开心开心,感受一下魔性舞蹈中的愉悦氛围。并举例说夫妻二人以为自己惹上麻烦、想要删 却又有些舍不得的状态很真实。如果单看这些争议观点本身,其实并无新事。唯一值得琢磨的是,即便是对待温州跳舞夫妻,这种乍一看无比接地气的组合,大家也会习惯性地开始顺着“网红造星”的逻辑开始推测,而且仿佛看透各种套路,人人都能说道说道。此前争议最大的李子柒,好歹还是因为 画面精美,一看就需要旁人帮助拍摄,才引起大家的猜测质疑。而如今只要出名,就一定会被怀疑是网红MCN公司炒作运营。至于这公司是否真正存在,那就是薛定谔的事了。在大多数人的想象力,创造网红的MCN公司俨然变成了藏在万千红人身后、手握傀儡线、操纵关注力大盘的神秘组织,把摸不着的热度与流量化成财富,仿佛凭空得来。这种仿佛是赛博魔幻风小说里的设定,真的存在吗?普通人对网红产业或许有无限想象,但其中不知有几分真假。去年,李佳琦、韩美娟等人的横空出世为贰零壹玖年的娱乐圈定了性——贰零壹玖是网红的“破壁”之年。李佳琦薇娅成为最强带货顶流,颠覆了以往网红模特卖衣服的带货逻辑;鬼畜文化与土味文化也相互成就,捧出了韩美娟、药水哥、giao哥等魔性网红。传统网红vs新一代网红(误)可是即便网红已经开始与明星“平分秋色”,占据人们娱乐生活的小半江山,那个网红界初代问题依旧等待着答案——“你知道,网红到底是什么吗?”又或者是,“你知道,要如何成为网红吗?”大约没人能为“网红”一词下一个准确定义,除了简单粗暴的“够红”。因为下一个网络红人可能出现在任何领域。而与此相对应的,则是我们对网红经济的另一个简单粗暴式理解:“只要红了就能赚钱”。这句话放在贰零壹陆年,还是业内人员对网红经济的自满之语而放在贰零贰零年,早已成了无声的双面讽刺。网红这份职业的门槛,看起来诱人的低。围拍大衣哥朱之文的村民们越来越多,毕竟运气好的话三天就能挣一千。而有人甚至把直播朱之文的账号卖出了陆零万元。为此他们决定扔掉邻里之间的最后一丝脸面,踹开朱之文家的大门。不少人更进一步,嗅到了百试百灵的“正能量”羊毛。于是“正道的光,照在了大地上”与“老铁们,我做的对吗?觉得对就给我一个双击陆陆陆”之类的话术牢牢绑定。他们未必真正了解过网红经济背后的逻辑,而是凭借着自己对这一魔幻事物的想象,野蛮生长、野蛮拓荒。带着嘲讽语气骂这些人一句“想红想疯了”,其实无济于事。因为网红作为一门职业,除了爆红的核心之外,依旧没有任何限制的边界。想红的欲望催生了畸形网红产业的发展,被认为是专业人士的MCN公司也不例外。MCN公司的基础运作链条——《贰零壹玖中国MCN行业发展研究白皮书》当下,参与竞争的机构与个人的数量尤其多,与其花精力培养大概率陷入壹零万粉瓶颈期的小网红,MCN公司更愿意牢牢抓紧手里的头部资源。服务头部网红,动辄需要数百名工作人员,李佳琦出圈背后有超过伍零零人的团队运作。签约李佳琦的美one公司就必须放弃薇娅,因为公司无法承受double版超大规模。但无论是李佳琦还是薇娅,个人的影响力注定有个上限。于是想要不断扩张、在网红经济里继续分一杯羹的MCN公司们,选择了如今已被大众看破的套路——签约“自带流量”的网红。这次的运作流程也很简单——热度、金钱、捞一笔跑路。前段时间,“这辈子都不会打工”的周某人出狱,MCN公司守在看守所外等待;流浪大师沈巍突然爆红,也有多家MCN公司开出天价请他出道、为其包装。这些网红孵化公司盯准的,就是收割这批IP热度韭菜的机会。签约“窃格瓦拉”,或许一个月后就不再有人愿意去直播间、看他重复打工的老梗,但这一个月内的流量就足以转化成可观的收入。全世界的MCN公司都开始扒着地缝找“梗”,就像大妈们在春天里争夺野菜的地盘,他们也盘算着自己能抢下多少梗、能换多少钱。贰零壹肆年夏天,美国叁肆岁的Jeremy Meeks因为一张入案照突然走红,被称为“史上最帅罪犯”。此后不仅有无数网友追捧他的颜值,更有多家经纪公司开始接洽与其谈合作签约,甚至包括范思哲和阿玛尼在内的大牌公司。尽管很快Meeks更多的信息被挖出:一家伍口均有犯罪记录,其父亲是个强奸杀人犯……但他依旧走上了网红道路,还收获了富二代女友。当MCN公司蹲守看守所、罪犯可以凭借“最帅罪犯”噱头走红等新闻发生,人们或许才能真正注意到这一病态的行情趋势:网红经济正在走向猎奇式收割流量的畸形道路,而赚快钱、恰热饭的镰刀,对准的是意外爆火的普通人。和“只要火起来,什么都好说”的逻辑相对应,网红经济的畸形发展方式让大家相信了另一套说辞:“只要为了火,什么都能干”。via 杭州新闻都市快报这也难怪网友们在看到文首“温州跳舞夫妻走红”的新闻时,会下意识地去推测这背后是否有弥天大网。原本,网红只是一个形容词,它描绘着网络红人迭出不穷的常态,像带货界的薇娅李佳琦,美妆界的pony,是线下行业在互联网域境中的投射。所有人也都乐于看见,这些产业跟着网红经济的影响力日益扩大。可当简单粗暴的唯“红”是尊的思维席卷过境,热度高于内容的习惯无声地渗透进网红经济影响着的一切——先让自己火起来,火了再说其他的。如果是从商业赚钱角度,这样的思维说不上对或错。但从那对温州夫妇身上、以及从放弃农活工作围拍朱之文的村民身上,我们能看到这一思维对普通人生活的蚕食。如果普通人只是分享生活受到关注、就会陷入炒作的泥沼;那或许,我们是时候为网红经济中的这套畸形逻辑按下休止键,因为网红绝不该只有“红”这一个核心。给网红“祛红”,别让热度绑架所有。在这次的陆壹捌大混战中,请网红直播或明星直播依旧是众多商家的首选,大家都等待着“自带流量”的规律再次生效,为自己带来销量。其中唯一一个不仅画风不同,还是进行反向操作的,是京东家电。他们征集了十个完完全全的素人,来为自己带货。里头有毕业后激情创业,疫情期间工作受挫、回老家当了外卖小哥的毕业学生。有经历过投资、失败、打工、再创业……人生起起伏伏、努力不想脱离时代的中年大叔。还有在电视购物业努力奋斗、取得成绩,却又逃不掉行业衰落大潮的年轻女孩。虽然他们直播带货时还是有点磕磕绊绊,也不太熟悉直播带货的各种话术,比如“一二三上链接”。在镜头前的表现也不够舒展。但京东家电的这次尝试,倒也算的上在直播行业里激起的第一朵水花。其实近半年直播行业的变化,已经体现出自然市场对“唯红独尊”逻辑的逐渐扬弃。如涵的头部网红张大奕,在去年双十一预售当天获得的热度,还不到最高热度者的零头。张大奕式以热度引销量,已远远不及薇娅李佳琦式以优惠引销量,或者是以详细的体验介绍来引销量。人们不再相信依托个人名气的网红带货,而更看重 能不能为自己带来实质的好处,或者知识架构上的补充。比如李彦宏的知识直播,又或是各大企业家亲自下场介绍产品,把功能说的清楚明了。大家不再关心虚头巴脑的包装,而是更关注实际收获。京东家电的这次尝试,就踩准了人们观看直播时的这种心理变化,十分讨巧。从形式上看,诸如电视购物 出身的素人都有着不错的沟通能力,专业能力过关。从商业价值与销量上看,素人 ,也就是“网白” 带货时,关注的焦点得以全部落在对商品内容、质量、体验的关注上,不喧宾夺主。更重要的是,与当下畸形网红乱象对比来看,这一活动的价值或许不仅限于商业。它是一种尝试,尝试着让素人用自己的方式去走入互联网的最 潮,而不是继续沿用眼球泡沫的套路。张绍刚在《我不是网红》的 里说:“把互联网当做新的基础建设,就和公路和桥梁一样”,而不是专属于所谓网红资本争夺运营的场地。所有人对网红经济、对团队运营的魔幻想象,其实都是建立在把互联网热度妖魔化的基础之上。这套逻辑愈发遍及、乃至被大众接受,普通人就愈发被这套逻辑套牢、真正成为被收割的流量韭菜,又或是所谓赚快钱的炮灰。但我们时常忘了,普通人本可以成为这场盛宴里的主角。京东家电邀请了一批最普通人的来做平民 ,报酬以每人壹零万人民币为起点,没有硬性任务,也没有KPI,希望展示一次普通人在互联网直播潮中的能力。能让人间烟火、有血有肉的素人参与,无疑是一次可贵的尝试,以网白的概念对抗畸形网红。素人的参与能让这一经济模式的重点重新回到实业本身、回归正常的运行轨道。从京东家电《我不是网红》直播的成效结果来看,网白直播或许会成为下一个新风口。我们也是时候从虚浮的光环热度中走出来,如果你也不再相信网红的逻辑,那就被再把“红”与“热度”成为正常生活的导向。做个网白,在浮名之外找到位置。别再沉迷“眼球泡沫”↓↓↓
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