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首页 > 快手 » 正文

齐桓公霸业,管仲战争观,看战争的两面性

  齐桓公称霸,管仲之谋也。上一篇笔者分析了管仲朴素地认识到经济与战争的关系,这一篇聊聊他对战争两面性的看法。

  管仲认为“国之所以安危者,莫要于兵……故兵者,尊主安国之经也”。还认为“谋得兵胜者霸,故夫兵虽非备道至德也,然而所以辅王成霸”。开始认识到战争不可避免,军队不能废除,所以他说:“黄帝唐虞帝之隆也,资有天下,制在一人,当此之时也,兵不废。今德不及三帝,天下不顺,而求废兵,不亦难乎。”

  这种认识,是符合春秋大国争霸的社会实际,符合由分裂到统一的历史发展规律的。另一方面,管仲又竭力反对轻率用兵,主张慎重对待战争。他说:“数战则士罢(疲),数胜则君骄,夫以骄君使罢民,则国安得不危!”所以他警告说:“地大国富,人众兵强,此霸王之本也,然而与危亡为邻矣!”

  他对战争的主张是:“至善不战,其次一之。”也就是说最好能不战而胜,如非用战争手段不可,则要求一战而定。这与以后孙子的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的思想是一致的,也与英国现代军事理论家利德尔·哈特根据西方世界贰伍零零年来的大量战例分析所提出的“间接路线”,有某些相通之处。

  综观齐桓公的几十年争霸战争,除了对小国毫不留情地予以吞并外,对于一些大国,确实是尽量将战斗行动减到了最低限度。特别对实力雄厚的大国,更是尽可能地避免进行没有把握的决战。

  例如前陆伍陆年攻蔡伐楚之役,本来是因为楚攻郑引起的,郑是齐的盟国。齐身为霸主而不能不救,所以才率八国联军远道伐楚。但当楚王派人质问齐桓公为什么伐楚时,齐桓公根本不提救郑伐楚的本意,却以尊王为幌子,说什么“尔贡包茅不入”等空洞的话。楚国当时也同样不愿冒险与中原霸主率领的联军进行决战,于是以承担“贡包茅”为辞,作了一点名义上的让步,终于以召陵会盟结束了这场危机。

  下一篇分析物质因素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,欢迎来看~

  你如何看待战争的两面性

   区交流一下~
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