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首页 > 快手 » 正文

民乐出圈:20岁,我们组建一支有性格的乐团

  唢呐、马头琴、冬不拉、呼麦……一支拥有民族乐器的乐团,能创造什么?

  你能想象吗?很多贰零岁左右的年轻人,都想组建一支乐团,即使他们看起来不符合你对乐团的想象。

  比如,有一个零零后男孩,想拿着一把唢呐进入乐团,他把艾伦·沃克的电音《The Spectre》改编成唢呐版,在网络蹿红。

  有一个蒙古族少年,想在乐团里展示马头琴和蒙古族非遗艺术呼麦。什么是呼麦?学术解释,这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喉音艺术,通过训练喉部肌肉产生泛音,同声带发出的声音产生共鸣,从而产生两个或两个以上不同音高频率的声音。

  一群天南地北、有各自音乐“成长线”的年轻人,忽然在夏天被感召到一起,在叁个月里摸索、相处、磨合,最终组建一支伍人的乐团。这件事到底是艰难、疯狂还是浪漫?

  民族乐器当家的乐团,也能创造无限新意

  蒙古族小伙子哈拉木吉上过《国家宝藏》,在《敕勒歌》的表演中展示了马头琴和呼麦,被称为“国宝守护人”。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英才班的他,在短 平台以及一些公开舞台上表演呼麦,观众在弹幕里持续大呼“神奇”。

  从小到大,哈拉木吉一边在家庭熏陶下学习马头琴等蒙古族乐器,同时也在初中时受同学影响接触嘻哈、电子等流行音乐文化。初中毕业,哈拉木吉决定学习呼麦,因为觉得“音色特别酷”。

  呼麦,这样一种濒临灭绝的非遗艺术,在哈拉木吉的表达里,似乎能融合进更多不同风格的音乐中,以及更多的潮流表达里。他和弹冬不拉的萨木哈尔一起演奏《权御天下》,观众惊呼“呼麦还能rap”。

  一支拥有民族乐器的乐团,能创造什么?

  上海音乐学院唢呐专业学生闫永强,捌岁起在父亲的要求下开始学吹唢呐。闫永强幼时学唢呐,邻居小伙伴嫌声音太大,在他家楼下高喊:“你别吹了!”

  闫永强第一次公开表演唢呐,是小学时被老师叫去家乡一家童装店门前演奏,庆祝开业。“我还记得全程吹下来,我一直低着头不敢看观众,太害羞太腼腆了”。

  等坚持到初中,闫永强发觉练唢呐“不再是被逼迫的感觉”。后来当他看到刘英老师演奏的《百鸟朝凤》,深受震撼。“人家是把唢呐玩了起来,我也是吹唢呐的,我要学习,慢慢靠近”。

  闫永强说,在很多人的心目中,唢呐是一个“送人走的乐器”,他现在有个小心愿,用唢呐写一首情歌。

  去《明日之子乐团季》,闫永强一度因为唢呐音色强势、难以融入乐团而不够自信。“唢呐和流行音乐结合的例子并不多见。开始还挺自信的,后面就有一种‘别让我选择,我不想选择’的感觉”。

  四人乐团阶段,他把哈拉木吉拉入自己的队伍,唢呐和马头琴这两个民族乐器在同一乐团相遇。与此同时,闫永强还把另一个民族乐器——巴乌,融入到了舞台表演中。

  闫永强并不希望直接以“民乐团”来定义自己当前所在的“自由时光”组合。“没错,你也可以这样定义,我觉得这不是对我的贬义。但我们会做出一些新的东西,以后会打破别人的很多想法”。

  才华不限定,在“主线”日常外保持对音乐的爱意

  不同背景、不同音乐风格,且少有公开演艺经历的贰零岁“素人”,原本在各自的学校和角落玩着自己的乐器。因为某个契机,去挑战一种新的可能性:也许组乐团,比自己玩乐器更有趣呢?

  架子鼓鼓手鞠翼铭,幼时会从柜子里拿出盘子和碗,拿筷子敲着玩。爸妈没有批评他,而是带他去了琴行,让他自己选。“我哪知道那都是啥,选上鼓,然后走上这条路”。

  贰零壹玖年,鞠翼铭参加了叁个全国性比赛,拿到两个冠军。获得冠军的重要驱动力之一,是和爸爸的赌约:“要是有两场拿冠军,你能不能不叨叨我,不管我?”爸爸说:“Ok。”最终,爸爸立的flag还是倒了。鞠翼铭觉得,取得成绩不单单是为了不受管束,也是对自己专业方面的认可。

  星海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学生田鸿杰,在当前所在的“气运联盟乐团”担任主唱。

  “很小的时候开始跟爸爸妈妈一起听音乐,但我没有系统地学。到了高三,有一天我很疯狂地直接拿了我们年级级长的电话打给音乐老师说:‘喂?老师,我想成为音乐生。’然后开始我的艺考。”半年辛苦,终于等来录取通知书。

  田鸿杰形容,近来参与乐团、公演,和艺考经历有点像,都是从零开始,会因唱不好歌着急得哭,压力大到每早睁眼叹息“天呐,怎么今天又要开始了”。“给自己点时间,有些事情还是可以过去的”。

  在田鸿杰的概念里,乐团很酷。“因为它不会被其他东西定义,自己想要干嘛,就真的一股劲儿往那个方向去使”。

  张嘉元和任胤蓬,当下分别在“银河系乐团”里担任吉他手和大提琴手。

  今年贰月因为疫情,宅家的零零后少年张嘉元,在某 社交账号上 了指弹吉他、生活日常的片段,“莫名其妙火了”,还收到乐团节目的邀请私信。“弹琴的时候,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我不想下那个舞台,能铺张床搁那底下睡觉都行”。

  从前,张嘉元以为乐团配置是固定的,不会出现他擅长的指弹吉他——因为指弹吉他融入乐团挺难。他对“银河系乐团”几次舞台合作效果很满意,但还是觉得自己的部分不够有吸引力。

  同样对自己的乐器如何“融合”到乐团里有点困惑的任胤蓬,是一个大二工科男生。他练大提琴壹贰年,最爱克罗地亚提琴双杰贰CELLOS。

  幼时学大提琴,任胤蓬面临被迫学习的痛苦,“不知道为什么要拉琴,只知道家里人干这件事,‘传承地教我’而已”,拉琴时光是枯燥、孤单的;中学阶段加入乐团,“自信提升了很多”;等快上大学,任胤蓬意识到自己彻底“放不下了”。

  参加乐团节目前,任胤蓬不了解大提琴如何融入乐团,还以为自己来拉琴展示一下,旅个游就回家了。“来了参演节目之后,我觉得是可行的,我的大提琴完全可以在乐团里面充当一个重要的角色。乐团,是一种具有多样性的音乐团队”。

  乐团有性格,音乐和感情造就一支乐团

  贰零岁的音乐少年大脑中,一支有性格的乐团,需要具备的元素和色彩很多,感情浓度也颇深。

  作为当前“气运联盟乐团”的鼓手,东北男孩胡宇桐已有相当丰富的乐手履历,担任过李荣浩、陈粒、好妹妹组合等音乐人的演出合作鼓手。

  从壹伍岁第一次摸鼓棒、在地下室练习到天昏地暗开始,打鼓已成为胡宇桐生活中极重要的一部分。每场演出最让他踏实的,是放置鼓的贰×叁米台阶;而生活中的许多获得,都是“一鼓棒一鼓棒锤出来的”。

  穿着一身红衣,上台表演架子鼓的胡宇桐,展示了自己独立设计改造的鼓,以及一份结构严谨内容详实的PPT。“对于特别看重的事情,我习惯会把它捋得比较清楚一点,捋得不清楚,会没有把握。”“我最累的时候也是我最有安全感的时候”。每天起床后查看iPad上的事件提醒,solo舞台自己掌控伴奏音量调节,搬鼓期间时刻紧盯,连插线板都是自己准备的,“因为我担心他们的插线板会跳”。

  对于胡宇桐而言,乐团是一群人在一起创造新东西的过程,会有很多必须坚持、绝不能妥协的东西。“前期付出的努力够多,乐团才不会散,才会有自己的性格”。

  因为词曲键盘样样擅长、组团时被争着选择的“全能型学员”李润祺,是当前“气运联盟乐团”的键盘和主唱,他在微博简介里写:“梦想有一天成为音乐制作的高级玩家。”

  李润祺从前对乐团的理解,是一群人在一起做出壹 壹gt;贰的东西,现在他发现,乐团需要相互牺牲和奉献。“一开始我觉得乐团有壹零零%我的东西,但是现在觉得,有叁零%就够了,因为还有其他的要留给别人”。

  “很多好乐团,他们到后面都不是聊音乐的,全是感情撑着了。感情到了,甚至可以不讲音乐。我跟你这一票,你想怎么做我跟你,我陪你,我们共生死一起去战斗的这种感觉,很热血。”

  李润祺希望自己的乐团能够有冲劲,有年轻的爽劲,也有兄弟之间的热血,参与乐团节目也许只有叁个月,“而我们要过一辈子”。
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